月度归档:2015年10月

愛與被愛的陶醉

那怕你多留一會,叫我多看你一眼,也是一種滿足。就象時間上了鎖,所有的愛象在染髮焗油逃逸,你象在我的面前慌不迭的離去,留下一對愛的尾聲,叫我痛苦不跌,時間象一個美少女,來不及羞怯的想,就被愛給捕獲。總是在拿自己的青春做賭注。即使身敗名裂,晚節不保,為了你所熱愛的一切,也一無反顧,那樣理所當然的去投入,去愛,去放縱。給我一個不確定的理由,是麻木,是理所當然,是一種給予的想。總是規劃自己的感情,可就是規劃不好,就象那秒針跳過去還有分針和時針在兌接。一圈一個圓點,始終沒有聚合的機會,就象那愛,是那樣的愛不完,但誰能不會有傾盤的那一天。

那不確定的因素,總是在背離。說好了不要走,你卻狠心的離去。就象時間的頭頂綁定著一把冷豔的鐮刀,砍在你傷心的麥秸上。那是固有的荒蕪,那是染髮焗油沒有設定好的出路口。炊煙嫋嫋總是漂浮在房頂上,可遠去的回聲,象從你的心裡踏響。一遍一遍地在蹂躪那初始和至終,但留下的是一抹慘敗的煙紅。雖有海市蜃樓作為美景,而我卻總是不據理力爭。放棄本該沒有理由,跟進也是覆水難收。大江東去的背景,總是留在我夢裡頭。

觀望是向上的景點,回眸也是相思在身後。忐忑的心在煎熬,痛苦的樊籬是那樣無法靠後。拿一塊磚塊砸一下自己好疼,可那心象被凍冷。時間的冷豔象在飛臨,銀川靠後的美景也是那麼的覆水難收。不愧對自己的魯莽,也不當什麼壞人,只要一個平淡的真,一個灑脫的影,也就足矣。

山川河流的美麗,不如自己愛的ips 整容美麗。上刀山下火海都是那麼的一馬當先,馳騁疆場拼個的你死我活,那是男兒的本色。做時代美麗的英雄,當時代楷模精英,你是最美麗的風景,絢爛的彩虹。時間在證明著這一切,時間在驗證著一切。

重新返回人群當中還原不了父輩的本色

我概念裡的孩子早期教育是建立一個合適的環境引導刺激或薰陶孩子,並不是染髮焗油像大多數人所想的一樣,是拿著書本給孩子講課,讓孩子進各種培訓班學習。

孩子從出生到一歲半左右的這個時間段裡是最重要的,這一階段更確切的說是孩子不會翻身,不會爬,不會走路,不會說話的時間段,也就是孩子是被動生活的這個階段,也是人們最容易忽視的階段,大部分人會認為是最不需要學習的年齡。

這時候孩子不存在教不教的問題,只是環境對孩子影響的方式方法問題,就是純粹的灌輸接受資訊的問題,也就是所謂被動學習的階段。這時候孩子的大腦裡一片空白,需要的就是資訊,上一輩遺留下來的優勢需要發揚,父輩的優秀是這些孩子的幸運,前輩沒有的需要重新開機,監護人需要加倍努力。這時候的教育是需要投入資金最少,不需要知識淵博的專業老師,不需要消費另外的時間,只需要撫養人全身心的投入,關心自己的孩子就可以了。冷暖飲食當然是每一個人都想到的,但是這裡是指孩子的智商情商培養薰陶,最初的一二年內大腦發育是最快的的一段時間,而這一二年環境對孩子的所起的作用是無法用金錢衡量的。

印度“狼孩”卡瑪拉被人發現時已有7歲多,沒有語言能力,不能直立行走。經過長達6年的專業人員的護理,也只學會走路,到17歲時才學會十幾個雪纖瘦單詞,智商只有4歲孩子的水準。狼孩的出現給大家一個啟示,就是孩子出生後必須有一個合適的學習環境,如果錯過了孩子學習關鍵期的教育時機,將造成不可逆轉的後果。這個時間不是在孩子會走路會說話會思考才開始的,可能這時候已經是時間隧道的結尾。

狼孩的父輩的智力並不可能如此低下,只是因為在他出生後的環境變了,他所聽到看到的都是狼的生活,它不需要數理化,不需要音樂舞蹈,它要的是怎樣找到食物,怎樣躲避敵害。它從一個側面說明孩子出生時候養成的一些習性,可能伴隨他終生,並且有可能永遠無法更改,也就是所謂的《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實際上,從孩子降生那一刻起,他就一直都在利用他的各種感官接受各種資訊,在環境的刺激下逐漸瞭解、適應他周圍的一切,並學會和諧地與他周圍的雪纖瘦環境相處,學習應對各種隨時都在變化的情況。不需要專業育兒老師,不等於監護人可以什麼也不懂,什麼也不管。父母就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監護人必須要懂得一些早教知識,不懂教育卻要強行對子女進行教育,其實是對子嚴重的不負責任,用錯誤的教養方法,無法培養出智慧的孩子。只要想到孩子你就會克制自己,你的每一句話,每一個行為,也是孩子長大後的翻版。想教孩子普通話而自己也說不清是何方語言,想孩子成為文明人自己卻滿口髒話,紅燈亮起了的時候,孩子說:“紅燈了,不能走。”,爸爸卻說:“這會沒有車,可以過。”。

父母自己帶孩子,和請保姆、請老師、請專家完全是兩個概念,父母的愛是任何人都無法替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