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曾經的驛站

 人的一生中有太多的無奈和煩惱,有太多的傷感和惆悵,有多少往事不堪回首?有多少記憶如過眼雲煙?也許,親情、友情、戀情都將伴隨心累的歷程,也許,所謂的傲骨與傲氣,都得付出心累的代價!許許多多的過往堆積在記憶的深處,一天一天,心裡裝的越來越多,心的負荷也就越來越重。有太多的分分秒秒、太多的點點滴滴,匯成心語,凝成回憶;也有太多的選擇、太多的無奈,但這無數個太多的背後,你只能讓心去承受,讓心去感悟……

卸下你的“累”生命本是一場漂泊的漫旅,走過的每一個地方,遇到的每一個人,也許都將成為驛站,成為過客。總是喜歡追憶,喜歡回顧,喜歡眷戀。卻發現,曾經以為念念不忘的事情,就在我們念念不忘的過程中,已慢慢淡忘……只能剪輯,不能駐足,對於曾經的過客,只能感激,不能苛求。

人之所以會心累,就是常常徘徊在堅持和放棄之間。生活中總會有一些值得回憶的心情往事,更有一些必須面對的難捨難分。放棄與堅持,該如何取捨?勇於放棄是一種大氣,敢於堅持何嘗不是一種勇氣,孰是孰非,誰能說的清道的明呢?

人之所以會煩惱,就是沒有學會遺忘。一切的一切都深藏於心靈深處,“記住該記住的,忘記該忘記的,改變能改變的,接受不能改變的。”又有幾人能如此灑脫!

人之所以會痛苦,就是追求的太多。明知道有些理想永遠無法實現,有些問題永遠沒有答案,有些故事永遠沒有結局,有些人永遠只是熟悉的陌生人,可還是在苦苦地追求著,等待著,幻想著。

人之所以不快樂,就是計較的太多。不是我們擁有的太少,而是我們計較的太多。世界上沒有完美無缺的東西,缺憾有時也是一種美,一種淒婉、永恆的美……

我的心情洋溢著你的靈魂

遇見你是最美麗的緣分,茫茫人海中,能夠遇到一個讓自己怦然心動的身影,是多麼難得,更何況是在虛幻的網路世界,雖然你我一屏之隔,你的每一次微笑,每一次言語,都匯成萬千詩意的暖流,溫暖著我的心房,淺淺的遇見,深深的掛牽。

你是今生最美的遇見,遇到你之後,我的世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其實骨子裡,我是一個安靜的,不善言語的人,直到遇見你,你像是一束陽關照耀在我的內心深處,我有一種說不出的幸福感,我的靈魂似乎也滿滿的洋溢著莫名的愉悅,我發現你佔據了我所有的思緒,我有了無端的牽絆,我的心情總會因你而憂傷,我知道我已愛上你,我知道我已離不開你。

當我得知你是獅子座,我就開始查閱關於獅子座的所有資料,我想更多的瞭解你,我發現獅子座的女孩,內心其實特別單純,雖然偶爾會有一點小任性,其實內心特別渴望有人可以懂你,可以理解你,所以我知道你其實沒有看上去的那麼堅強,或者你一直在等,等一個暖你心,沁你肺的人,等一個把你捧在手心當寶的人。

今生,遇到的人太多,能讓我心動的卻很少,你的出現點亮了我的眼眸,觸動了我的心靈,芸芸眾生,我很慶倖能夠遇見你,我在屏的這頭一直靜靜的陪伴著你,在茫茫網路裡,是緣讓我們相遇,從此我的世界裡有了一個你,在生命的歲月裡,我願以時光為筆,將美麗的相遇,寫成一句句深情的告白,我願用一顆清澈純淨的心,來面對一個特別的你。

因為自己的些許貪婪

在我們的身邊有很多這樣的故事,有一個平凡的女孩喜歡上一個頗有魅力的男孩,他的身邊有很多的女孩圍繞,而羞澀的女孩卻從不敢靠近他,只是默默的關注他,打聽他的消息,經常會站在他經過的那個路口,等待他的出現,女孩總是會凝望著那個鑽石能量水 問題方向,只為看看對方,哪怕一眼。一個校園,兩個毫無交集的人,卻讓女孩日夜思念,彷若丟失了自己,一天不見對方,哪怕是一個模糊的身影,都會感覺空空蕩蕩,迷迷糊糊。大多數時候,只能讓自己沉澱、沉寂、沉默,然後靜靜的數著那一下又一下的心跳。

女孩經常會問自己,到底喜歡他什麼呢?帥氣的臉龐,冷漠的表情,還是會說話的眼眸?那日天色漸暗,他,踩著一汪清淺的落寞而來,很近的距離,女孩本可以上前打個招呼的,卻發現自己真的好沒有勇氣,不聽使喚的雙腳,死死的佇立在原地,不肯挪動半步,最終只好車保查詢選擇默默的低下了頭,不敢動,連呼吸都不敢用力,直到他的身影漸漸遠去。抬頭,看著對方遠去的身影,微微的月光照在女孩的臉上,映著眼角那一滴滴淺淺的淚痕,望著他的身影,微冷的風,吹動女孩的裙裳,落寞的樣子,讓人心疼,或許喜歡一個人,對方卻不知道,也是一種心酸的落寞吧。

有時候我們的心事,連我們自己都無法說清,只是希望可以一直陪在喜歡的人身邊,卻發現很多事情由不得我們做主,只能默默的看著自己喜歡的人離自己越來越遠。很多人都說,喜歡你就去表白呀,你自己不去努力誰又能幫到你呢?其實elyze好唔好不然,愛情,本是兩廂情願,最美。若是明知不可為卻非要得之,就是一種無謂的掙紮了。其實喜歡一個人的感覺本是美好的,若是苦澀,其實喜歡不一定非要擁有,就像一朵花,喜歡可以給它澆水,或是施肥,切勿摘下,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風景只適合觀賞,不適合採摘,遠遠欣賞也是一種美。

暗戀是一種心事,也是一種不動聲色的美麗,些許憂傷,亦如清清的小溪,悄然流淌;些許幸福,如絢爛的煙花,醉了心房;些許思念,亦如冰涼的小手,蔓延指尖。暗戀一個人,是獨享的世界,那種感受只有自己懂得,生命中不免有遺憾,但是做了選擇,就不要後悔,最美好,有一個永遠不會言說的秘密,在心間無限徜徉,沉默著,流動著,芬芳著……

愛與被愛的陶醉

那怕你多留一會,叫我多看你一眼,也是一種滿足。就象時間上了鎖,所有的愛象在染髮焗油逃逸,你象在我的面前慌不迭的離去,留下一對愛的尾聲,叫我痛苦不跌,時間象一個美少女,來不及羞怯的想,就被愛給捕獲。總是在拿自己的青春做賭注。即使身敗名裂,晚節不保,為了你所熱愛的一切,也一無反顧,那樣理所當然的去投入,去愛,去放縱。給我一個不確定的理由,是麻木,是理所當然,是一種給予的想。總是規劃自己的感情,可就是規劃不好,就象那秒針跳過去還有分針和時針在兌接。一圈一個圓點,始終沒有聚合的機會,就象那愛,是那樣的愛不完,但誰能不會有傾盤的那一天。

那不確定的因素,總是在背離。說好了不要走,你卻狠心的離去。就象時間的頭頂綁定著一把冷豔的鐮刀,砍在你傷心的麥秸上。那是固有的荒蕪,那是染髮焗油沒有設定好的出路口。炊煙嫋嫋總是漂浮在房頂上,可遠去的回聲,象從你的心裡踏響。一遍一遍地在蹂躪那初始和至終,但留下的是一抹慘敗的煙紅。雖有海市蜃樓作為美景,而我卻總是不據理力爭。放棄本該沒有理由,跟進也是覆水難收。大江東去的背景,總是留在我夢裡頭。

觀望是向上的景點,回眸也是相思在身後。忐忑的心在煎熬,痛苦的樊籬是那樣無法靠後。拿一塊磚塊砸一下自己好疼,可那心象被凍冷。時間的冷豔象在飛臨,銀川靠後的美景也是那麼的覆水難收。不愧對自己的魯莽,也不當什麼壞人,只要一個平淡的真,一個灑脫的影,也就足矣。

山川河流的美麗,不如自己愛的ips 整容美麗。上刀山下火海都是那麼的一馬當先,馳騁疆場拼個的你死我活,那是男兒的本色。做時代美麗的英雄,當時代楷模精英,你是最美麗的風景,絢爛的彩虹。時間在證明著這一切,時間在驗證著一切。

重新返回人群當中還原不了父輩的本色

我概念裡的孩子早期教育是建立一個合適的環境引導刺激或薰陶孩子,並不是染髮焗油像大多數人所想的一樣,是拿著書本給孩子講課,讓孩子進各種培訓班學習。

孩子從出生到一歲半左右的這個時間段裡是最重要的,這一階段更確切的說是孩子不會翻身,不會爬,不會走路,不會說話的時間段,也就是孩子是被動生活的這個階段,也是人們最容易忽視的階段,大部分人會認為是最不需要學習的年齡。

這時候孩子不存在教不教的問題,只是環境對孩子影響的方式方法問題,就是純粹的灌輸接受資訊的問題,也就是所謂被動學習的階段。這時候孩子的大腦裡一片空白,需要的就是資訊,上一輩遺留下來的優勢需要發揚,父輩的優秀是這些孩子的幸運,前輩沒有的需要重新開機,監護人需要加倍努力。這時候的教育是需要投入資金最少,不需要知識淵博的專業老師,不需要消費另外的時間,只需要撫養人全身心的投入,關心自己的孩子就可以了。冷暖飲食當然是每一個人都想到的,但是這裡是指孩子的智商情商培養薰陶,最初的一二年內大腦發育是最快的的一段時間,而這一二年環境對孩子的所起的作用是無法用金錢衡量的。

印度“狼孩”卡瑪拉被人發現時已有7歲多,沒有語言能力,不能直立行走。經過長達6年的專業人員的護理,也只學會走路,到17歲時才學會十幾個雪纖瘦單詞,智商只有4歲孩子的水準。狼孩的出現給大家一個啟示,就是孩子出生後必須有一個合適的學習環境,如果錯過了孩子學習關鍵期的教育時機,將造成不可逆轉的後果。這個時間不是在孩子會走路會說話會思考才開始的,可能這時候已經是時間隧道的結尾。

狼孩的父輩的智力並不可能如此低下,只是因為在他出生後的環境變了,他所聽到看到的都是狼的生活,它不需要數理化,不需要音樂舞蹈,它要的是怎樣找到食物,怎樣躲避敵害。它從一個側面說明孩子出生時候養成的一些習性,可能伴隨他終生,並且有可能永遠無法更改,也就是所謂的《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實際上,從孩子降生那一刻起,他就一直都在利用他的各種感官接受各種資訊,在環境的刺激下逐漸瞭解、適應他周圍的一切,並學會和諧地與他周圍的雪纖瘦環境相處,學習應對各種隨時都在變化的情況。不需要專業育兒老師,不等於監護人可以什麼也不懂,什麼也不管。父母就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監護人必須要懂得一些早教知識,不懂教育卻要強行對子女進行教育,其實是對子嚴重的不負責任,用錯誤的教養方法,無法培養出智慧的孩子。只要想到孩子你就會克制自己,你的每一句話,每一個行為,也是孩子長大後的翻版。想教孩子普通話而自己也說不清是何方語言,想孩子成為文明人自己卻滿口髒話,紅燈亮起了的時候,孩子說:“紅燈了,不能走。”,爸爸卻說:“這會沒有車,可以過。”。

父母自己帶孩子,和請保姆、請老師、請專家完全是兩個概念,父母的愛是任何人都無法替代的。

社會用一個標準去塑造女人的生活

每個人一生中都面臨著許多的選擇,而擁有選擇權,無論如何都應該是好事。

從古至今,在種種的選擇中,作為弱勢群體的女性,似乎在選擇上,會遇到比男性更多的外傭公司困惑與曲折,這也從而導致在一個女人的一生中,似乎自己做主的機會並不多。幾千年的封建傳統,依然根深蒂固。

未嫁時由父母選擇的多,出嫁了由丈夫選擇的多,能夠真正按照自己意願去選擇人生的女人可謂寥寥無幾。那應該是女人中的精品了吧。

自己做選擇的過程,也是自我成長的過程。成長的軌跡千條萬種,所到達的終點也相差各異。但成長中所受到的啟發應該是一樣的,只看你是否能夠領悟。

將她們引領到一條被視為“正確”的路上時,其實女人在這個過程中受到的傷害更重。不僅僅在於女人沒有辦法選擇自己希望過的生活,還在於那種關於女人應該遵循的黑眼圈三從四德的情感方式所帶來的壓抑。

“新年裡你給我做三件事:換一個髮型,跳一場舞,談一次戀愛。” 這是香港主婦美玲從心裡工程師那裡得到的訓導。從發展的眼光來看,對女性來說,個人選擇最新的潮流,可能已經不是去哪一個國家讀書,嫁一個什麼樣的男人,有一所多大的房子那麼簡單了。而是嘗試著做一些那些傳統中“壞女人”才做的事。因為,越來越多的女人逐漸懂得了如何提高自己的生活品質,如何根據自己的情趣愛好需求去選擇生活,塑造生活,充實生活。

而這種體現女性個性的選擇,能夠讓女性越來越看重自己的生活小氛圍,注重空間的舒適度,關注自我發展所具備的潛能。而家庭主婦亦不再把照顧好一家人當成自己的最高職責,而是渴望還有自己個人所追求的精神生活與娛樂享受。

當然,不可否認,一些女性在這個追求中,源於性格等因素,也不可避免的會發生精神或實質上的“出軌”。然而,真正可怕的不是出軌,而是出軌之後也沒弄清楚空氣清新機自己到底適合哪條軌。

長久以來的父權文化、宗法制度,把女性的主體性深深的壓抑或包裹起來,使女人成為徹底的“他者”。古時的“女為悅已者容”的思想,依然禁錮著人們的思想。女人被觀賞、被豢養,一直是歷史中一種靜默的存在,幾乎不曾發出過自己的聲音,害怕被認定為“異者”與“不道”。

更顯於那股淩於秋風的清氣

春色綻小花,萬物皆風發,炎夏荷花怒放,更有碧葉陪襯;嚴冬寒梅逆風開,傲人之氣雪中來。且看秋風寂寥,那時卻也花開!

壹紙落葉,更添蕭瑟之感;幾絲白色,卻增淡雅之氣。

秋日壹至,萬物再度沈寂;再無春之動,夏之艷,冬之潔。眼中只得片片枯葉,無依國浩資本期貨無伴,只添淒涼,未添美感。落葉落堆,似乎秋已然無所可望,然而零落的幾點白色,卻在這枯葉叢中盡顯淡泊風之感,沒有玫瑰的嫵媚,只是淡淡的美,寧靜雅致。

百花爭艷,不現秋日;淡泊清明,菊花獨現。

菊花之美,不僅在於其淡雅的外形。嫵媚之花,只顯其美,不凈其身;傲骨紅梅,侵淩白雪,不比秋菊。菊花靜靜而生,悄悄而落,不曾如梅花那般淩傲。只是透入骨中,顯於花葉的清明高潔。

“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閑若陶淵明,菊花自清發。

陶淵明遠離官場,不染俗世,卻以清明之心國浩資本期貨慕以秋菊之名。足顯這壹枝菊花,閑適恬淡,無喧囂之亂。這般清氣,現實社會已然不可多得。

心慕白菊,超凡脫俗;只因塵世,清靜無多。

菊花不願與春花、夏花爭寵、不曾頂白雪梅花之傲,花瓣、花葉、花莖,不落俗套,盡顯清高,人生何嘗不是如此,若舍名棄利,必換壹世清明。

只待秋日,那時花開;脫俗之氣,必能醒來;名矣利國浩資本期貨矣,願君忘矣;清心之花,常開不敗。

路的前方偶爾是有阻擋

南方的煙雨在春天裡旖旎,小橋流水,楊柳依依,在朦朦朧朧裡婉約,風景如詩如畫。

南方的夏天,晴空萬里,風光多了幾分嫵媚和嬌豔。白天炎熱沉悶起來,春天儲藏在能量水地下的雨水自覺的蒸發回空氣中補充自然的平衡。

南方的夜晚,倒是沁涼。在微風的吹拂下恬靜溫婉的擁抱白天飽受酷熱的人們。

因為心情低落,去歌廳任傷感的歌曲在耳朵裡灌進灌出,任痛楚的心在歌曲裡起伏,傾訴,回蕩。

縱有千般樂,難解心中憂。走出歌廳的時候如此感慨。不想坐車,只想能量水一路走走,用腳步丈量城市的距離。

城市的夜晚拉的好長好長,終歸是慢慢的趨於平靜了。路上的行人已經稀少,賣西瓜的小販依然在經營著微薄的生意。

形單影隻的走在寬敞的馬路上,偶爾有車經過。

好像走在你我深深淺淺的印記裡,偶爾有彼此的摩擦經過。

恍如走在你我的卿卿我我的甜蜜裡,偶爾有彼此刻骨銘心的歡樂劃過。

仿佛走在你我死生契闊的誓言裡,偶爾有彼此的激動興奮飄過。

路燈照亮路的方向,心燈指引心的追尋。腳步不緊不慢的胎盤素 功效走著,有起伏,有彎曲,更多的是平坦。

你曾經說喜歡南方的煙雨,喜歡南方朦朦朧朧的秀美,喜歡和我沉睡在南方的詩詞歌賦畫卷裡;你曾經也說,城市的距離太遠,路的盡頭會傷感疼痛,路的前方會是一個死胡同。可是,我一路的走來,丈量城市的距離,並沒有看見路有盡頭,只見距離在慢慢的縮小。轉一下繞一點就又是海闊天空了。

路永遠在腳下,只要堅定前行。

路永遠是無休無止的,只要堅持信念。

一路的風景,永遠是美好的,只要堅守嚮往。

路就在腳下,等待我們一起用腳步去丈量。

梅韻嬌娜的翠蕊

梅花開放的季節,是我生命的再生之時,今生就與梅花有了無法解脫的香港景點情結。因此,我的生命裡孕育著梅花的韻律,昂揚著梅花的浪漫,沉澱著梅花的精魂。

每逢春到來的時候,我總浮想聯翩,那天南地北的屬於我的梅花都綻放了吧!那散發在春風裡的梅的芳馨,那嬌娜的翠蕊,不知已經醉倒多少紅男綠女。也想,在濛濛如絲的春露中,我和我愛的人一起撐起一把綠色的油紙傘,輕輕的步子,緩緩地低吟我的詩,走過一條寂靜的雨巷,繞過所有的喧鬧,走到郊外的山腳下去賞梅。我會伸手折一枝含苞待放的春梅,送到她粉柔的唇邊,用梅的晨露潤濕她的芳唇,然後輕輕地摟著她的腰枝,輕輕地給她一簇甜吻,輕輕地在梅花的芳香裡嫵媚。

那初春的料峭沉醉了梅花的心曲,就如酒後的貴妃,與春風纏綿著,與春雨戲弄著,與春霧繚繞著,與春色挑逗著,與春鳥呼應著,與春蝶親吻著。醉眼朦朧著惹得春天的霞含羞遮面,薄嫩的臉上玲瓏剔透著一道光色。是那嗡嗡的蜜蜂把她叫醒,裂開紅裡帶白的翠唇,去接受和煦的陽光。

那一年冬春之交,我回故鄉順便暗瘡治療到了南京的江寧,正趕上那裡梅花含苞待放的時候,那山山野野裡的梅樹,都爭相地舒展著枝條,那枝條上的一簇簇梅的蓓蕾,都像情竇未開的少女,嬌豔弄人,那梅花的香氣在漫山遍野飄散著,一霎時,我就醉倒在那梅的海洋裡了。樹叢裡穿梭的鳥雀,嘰嘰喳喳的在梅花的芳香裡偷情,惹人心動。蜜蜂還不多幾個,被那粉透的花蕾誘惑著,卻都在掙紮著翅膀,伸出纖細的紋足伏在那蓓蕾的尖兒上,久久的不願意飛走,這是梅和蜜蜂淋漓盡致的愛,羞得那梅的臉上剔透著汗珠。花蕾旁邊那剛剛吐出嫩芽的尖兒,妒忌的淚眼蓬勃。此情此景,讓我忘記了自己生命的存在,好像我已經走進了天國王母的御園。難怪古往今來的墨客騷人都愛梅花,我看出了他們都有死在梅花樹下終不悔的情結。

我對梅花情有獨鍾不僅僅在於春天,也不僅僅在於南京的梅山。北國的冬天裡,無論是長城以外的千里關山,還是那坦蕩無垠的廣袤中原,或者是那東流入海的長江兩岸,更有讓人陶醉,令人傾倒、教人敬慕,催人折腰的萬千梅花。那漫天飄舞雪花的世界裡,梅花那倔強不屈的虯枝,嶙峋幹練的身軀,一朵朵梅花在枝條上綻放著,迎接著高空中飄來的情侶。那一片片、一團團、一簇簇雪花,尋梅而來,一股腦的撲到梅花上,親親的擁抱著梅花的身軀,給梅花披上上潔白晶瑩的婚紗。這種冬雪的愛,只有加州健身中心梅花獨享,任何其他的花,不管它多麼富貴,也不管它多麼有名氣,它們都沒有享受冬雪之愛的權利,一層層雪花緊緊地簇擁著那絢美的梅花,讓她盡情地享受著這冬天的純潔高雅的愛戀。

我欲披上一件冬雪的風衣,站在雪花飄舞的山腳下,邀來我心中的戀人,斟滿一杯「竹葉青」陳釀,把我的詩都浸泡在酒裡,讓我的戀人和我一起同梅花共飲共吟。然後,我抱著我的戀人躍上一匹青黑色的駿馬,揚鞭踏雪而去,飛奔在這傲雪的梅花的世界裡,讓馬蹄踏處濺起奔放的梅香,那奔騰的駿馬和流動的笑聲滾動出一縷縷飄向遠空的梅韻。

迷迷茫茫的紅塵

浮生如夢,殘月銀鉤,浩淼如煙的流年裡,花瓣隨著四季,開了又落,落了又開,匆匆掉落的枯葉,漫天飛舞的落碎了一地。——題記

午後夏風,吹涼了我的心,陌上紅塵,折不斷的柳枝,退不了潮的海水,吟唱不完nuskin香港的悵然,柔腸寸斷,纏綿徘徊在心海中,春去秋來,一直守望著流逝在沙漏中的光陰,靜觀守望,卻遲遲望不見它回歸的跡象。

靜靜矗立在港巷處的歲月,薄薄的思緒如清風輕輕掠過而不留痕跡,隔不斷的紅塵,剪不斷的暗霜,在夜夜輪回中,撬開心中那一縷零零落落的記憶,反反復複的思量著淒美的寂寥。

如幻如夢的青春,曾經一起攜手走過的花海,留下多少詩情畫意的翩躚,無意間,腦海中捕捉到你們喋喋不休的心語,你們的身影就像一隻翱翔在藍空的白鴿,那象徵著美好與和諧的身影,勾魄出了無限的嫋娜與熙雅。

昔雲楚楚,夜夜笙歌,繁華又現,當初你們nuskin香港淺唱著琳琅滿目的暖陽,勾畫在你們的臉頰上澄澈,綻放在唇角的華美與欣然,如細水長流般湧進了我的心裡,旋轉在身體的每一處血液,瀲灩了心底的躊躇,迷醉了鏡花水月中的優美。

朝看水東流,暮看日夕沉,菩提樹下,有值得把握的青春,但也有默默蹲守在那的隱隱憂傷,所謂的日出日落,只不過是輾轉一瞬,日出是始,日落是終,世人總以為,這始終是最美,最絢爛的旋律和時刻,可是,卻渾然不知,中間飛快流淌的一霎那,才是我們成長中最值得去留念的回憶。

陌上紅塵,戀戀紅塵中不悔,往事一去了nuskin如新無痕,噫語間,花開,鶯歌燕語塞滿了整個胸膛,斷念中,花落,雙臂染了白霜,驀然間,窗外傾瀉的雨絲,灑落了遍地的枯黃葉。

悠悠歲月總是悄然而逝,我無能為力的去追它,留它,只能在著茫茫然然的塵世中,念著,憶著,花前月下,多少風花雪夜,在黑夜的曲線中勾出一絲淡淡的邪殤,想要冰封眸中如琉璃一般透明的淚水,可是還是被灼傷了臉,我一直往前追溯,可是忘記了命運的殘酷,淚雨間,已經荒蕪了整個心田。

繾綣在花前月下,模糊的淚眼之中,你們美麗的轉身,我指認不出的笑靨,漸漸淡泊在瞳孔中,殘留的,只是從前那些沉沉浮浮的過往,都說紅塵中的情誼就像一首詩,就算流傳千古都不會變質,為何,當時光如利劍穿梭過時,臉上的斑斕,卻是我切割不斷的夢魘。

靜水流深,滄笙踏歌,誰將青春焚散了,碎了縱橫的牽絆,夜裡明月夢嬋娟,為何千金難留的是紅顏,那首離歌,雕鏤了多少孤韌,傾覆了多少韻華,只聽朱唇輕張,望穿秋水,伸出手掌,想去抓住空中正在散去的煙霾,可是,再攤開手心時,只是情何以堪,曲終人散。

是不是人都會厭倦,厭倦現在所擁有的,當風箏在藍空停留久了,是不是會義無反顧的脫線墜入海中,尋覓另一種浮生。

看著寬闊廣泛的世界,清淺如煙的道路,蹣跚的步伐不知該往那處落腳,也許,靜靜的坐在窗臺,任由微風肆意的飄逸著長髮,仰頭一望,暖陽的光芒擱淺在我的眸子中,守望著華麗短暫的夢,無視漫長殘酷的現實,這樣的歲月,靜好。

生亦何歡,死有何亦,塵緣道道是血痕,香消玉碎是離愁,浮花,浪芯,雨夜聆風,月舞傷神,抹抹浮光掠影,只是陌上輕歎,撫琴一曲——邪殤美!